盘点4个课本上找不到的未解之谜,百思不得其解!

  拉帕-努伊国家公园石像之谜

  1995年被认定为世界遗产,距智利海岸3800海里的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孤岛面积约 180平方公里。1722年复活节这天,荷兰航海探险家雅各布-罗格文登上该岛,故而命名为复活节岛。推测10~16世纪岛上的土著民以祭神为目的所雕刻的人面巨石像高2~10米、重40~80吨、总共约1000体。这些戴着红帽子的的莫亚石像的眼睛不知何故皆被人挖掉了。失掉眼睛的莫亚静静地耸立在岛上,仰视着太空。像是在默默地述着一个遥远的故事,给后人留下费解之秘和无限的遐想。

  远古文明核毁灭之谜

  今天的人们在地质考古中发现了很多类似放射性武器爆炸的证据,比如:在爱尔兰的丹勒亚勒和爻尼斯两个城堡的墙上,有甚至连花岗岩都被熔化的痕迹。据科学家推测,没有1000度以上的高温,花岗岩是不会熔化的。

  在如今的秘鲁,人们发现一座石壁上岩石呈玻璃化状,这需要极高的温度才能造成,而这座石壁附近没有任何坑,可以肯定它不是陨石撞击形成的。

  在小亚细亚,人们挖掘古代西提诗人的首都哈特萨城,经过考古判断,整个城市是原因不明的高温毁灭的。用考古学家比提尔的话说,无论这座城市中贮藏了多少可燃性物质,一般的火灾都绝对不可能造成这样的高温。石头烧结了,裂成了碎块。城市里没有一座房子、神殿、墙壁没有留下这种可怕高温的痕迹。

  在古巴比伦生活过的地方,有一座至今仍有46米高的古塔废墟,这就是古文献中记载的巴拜尔之塔。人们至今也不知道这座巨塔是怎么毁灭的。这座塔上也有人工造成的高温痕迹。一位研究者对此这样写道:“不仅烧红了数百块砖,还熔化了它们,全部塔的骨架和整个泥墙也被烧焦。这种高温是从哪里产生的呢?对此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。”

。在中国海南等地也发现了大量玻璃体,被当地人称之“雷公墨”。难道这些遗迹的发现,还不能说明在若干万年以前,地球上发生过爆炸吗?

  在印度远古文献中,有“卡尔帕”的概念,它相当于42亿3200万年,又有“卡希达”概念,它相当于1亿分之3秒,这两个时间概念曾使很多研究者摸不着头脑。然而,核物理学家明白,在自然界中,要用亿年或亿分之几秒的时间来量度的,只有放射性同位素的分解率。例如铀238的一半为45亿1000万年,而分子的半寿命只有百万分之一秒,这与“卡尔帕”、“卡希达”的概念相近。既然古印度人掌握了这些概念,那么是否已拥有量度核物质和次核物质的技术,进而说明他们就能制造出核武器?印度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之一,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发源地。人们在印度河畔发现了一个东西长1600公里、南北长1400公里属同一文明的大量遗址,其涵盖范围之广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……

  印度古籍中的疑云

  在公元前3000多年前古印度叙事诗中,现代人类有幸看到了这场规模浩大的战争。以前,人们一直认为诗中的这些描绘是“带诗意的夸张”。直到广岛和长崎爆炸两颗原子弹之后,才恍然大悟,这是类似原子弹的目击记了。

  《摩诃婆罗多》是印度的一部伟大的梵语史诗,汇集了许多谈论历史和神话的长篇叙事诗。有许多资料非常精确,令人觉得作者是依据第一手材料来撰写这部叙事诗的。作者怀着十分厌恶的心情描写神的一种武器,能把所有那些身着金盔金甲的武士通通杀死。要是武士们及时知道这种武器的威力,便可以把身上的全部金属装备通通扔掉,跳进河里,把浑身上下以及他们过的东西洗个一干二净。作者解释说,这样做并非没有道理,因为这种武器能使头发和指甲脱落。他悲叹道,一切生物一碰上这种武器,就会变得憔悴孱弱。在同一卷里,说到古尔迦从一架威力无比的维摩拿上往三角城扔下了一枚。文中所使用的字眼犹如摘自比基尼岛第一枚氢弹爆炸的现场记录:炽热的烟雾,亮度比强一千倍,腾空而起迸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,把城市化为灰烬,其威力之大足以把胎儿扼杀于母腹之中。下面是这段文字的“今译”———

  “自然力似乎已失去约束。太阳团团打转。大地为这种武器散发的炽热所烤焦,在高热中震颤。大象被火烧得狂吼乱叫,东奔西窜,竭力躲避这场可怕的暴力。水在沸腾,百兽丧命,敌人被歼。愤怒的火焰使树木像遭森林大火一排排倒下。大象长吼一声,撕心裂肺,倒地毙命,横尸遍野。战马与战车焚毁殆尽,呈现出一派大火劫后的惨象。数以千计的战车给摧毁,大海一片死寂。风开始刮起来了,大地通红发亮。”真是一幅怵目惊心的画面。倒地尸首,给那可怕的热烧得面目全非,残缺不全,不像人样。我们从未听说过这样一种武器。这些武器从外表看去,“好像一支巨大的铁箭,使人感到好像是死神遣来的巨大使者。”故事里的主人公命令将还没有使用的剩下的“铁箭”打得粉碎,又把这些打碎的武器扔到海里。